把科学交给人民 迈向科技自立自强

发布日期:2021-09-19 20:47   来源:未知   

  9月11日至12日,2021人工智能与创客名师工作室北京科学嘉年华专场活动在北京科学中心举办。本次活动以2021全国科普日“百年再出发,迈向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为主题。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李隽辉/摄

  在2021年全国科普日北京主场活动之“中国领导下的百年科普展”(以下简称“百年科普展”)现场,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王挺对着一口井的照片,讲起了“红井”的故事。

  20世纪30年代初,在中央苏区瑞金沙洲坝,当地老百姓长期喝着又脏又臭的塘水,但他们不敢打井,一个原因是穷,另一个原因就是迷信,他们听风水先生说过,沙洲坝的龙脉是条旱龙,打井会坏龙脉,于是谁也不敢得罪“龙王爷”。

  看到这种情况后,同志带领红军战士为当地老百姓挖了一口井,并告诉老百姓“不要信天命,要信革命!”

  王挺说,这口“红井”结束了当地百姓祖祖辈辈挑塘水的历史,也贮满一心为民的深情厚意,成为“让科学造福人民”的见证和精神传承载体。

  “从1921年诞生以来,中国始终高举民主和科学的旗帜,将科学普及作为传播真理、开启民智的精神武器和发展生产、支持革命的物质力量,为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提供了有力支撑。”王挺说。

  他还列举一组数字:新中国成立时,我国文盲率高达80%,到了2020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10.56%。在波澜壮阔的100年里,“科学”为中国的发展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位于中国科技馆大厅的“百年科普展”现场,一幅小孩撒尿的图例引起来访者关注,生动地演示了子弹出膛后的科学原理。“这幅图就产生于抗战年代,用来为战士们普及子弹飞行的抛物线原理,以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王挺说。

  据他介绍,“百年科普展”展示了从土地革命时期苏维埃政府翻印的《工农学校读本》,到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文化部就设立“科学普及局”,又到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唤“科学的春天”,再到如今我国拥有世界上第一部《科普法》,建成现代化科技馆体系,全民科学素质指标超过10%的科普发展过程。

  20世纪60年代,华罗庚教授把数学创造性地应用于国民经济领域,提出推广以改进生产工艺和提高质量为内容的“优选法”和以处理生产组织与管理问题为内容的“统筹法”,掀起了科学实验与实践的群众性活动,取得很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这就是科学家在国家的建设发展中,把所学回报社会,把科学交给人民。”王挺说。

  他告诉记者,如今,我国正在掀起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如果国民都能高度使用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技术成果和理念,我国的发展就插上了信息化的翅膀,就会有更强大的、向上的动力。

  他以浙江省正在开展的数字化改革为例,当地把数字化、一体化、现代化贯穿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各方面,实现了全省域整体智治、高效协同,用数字化改革引领现代化先行。“这跟当年华罗庚教授‘双法’推广有异曲同工之处。”王挺说。

  在2016年召开的“科技三会”上,习总书记强调:“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王挺认为,这一重要论述深刻诠释了科普与科研二者之间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也为科普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推动科普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

  “3.27%,6.20%,8.47%,10.56%……这组数字反映的是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从2010年到2020年的变化。显著提升的公民科学素质,也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发挥了重要作用。”王挺说。

  2021年6月,我国公布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21-2035年)》,其中提到,2025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要超过15%,2035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25%。

  “在网络时代,知识的获取已经非常容易,而科学精神的弘扬是我们需要补足的短板。”在王挺看来,新时代的科普内涵和外延,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普及,更需要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还要提高人们应用科学去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还强调,科普要从娃娃抓起。“不仅要从幼儿园抓起,还要从家庭抓起,家庭是第一课堂,父母们要有科学教育的意识,给孩子上好科学的第一课。”王挺说,“要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知道科学,心中有‘科学’两个字。”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在2021年全国科普日北京主场活动之“中国领导下的百年科普展”(以下简称“百年科普展”)现场,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王挺对着一口井的照片,讲起了“红井”的故事。

  20世纪30年代初,在中央苏区瑞金沙洲坝,当地老百姓长期喝着又脏又臭的塘水,但他们不敢打井,一个原因是穷,另一个原因就是迷信,他们听风水先生说过,沙洲坝的龙脉是条旱龙,打井会坏龙脉,于是谁也不敢得罪“龙王爷”。

  看到这种情况后,同志带领红军战士为当地老百姓挖了一口井,并告诉老百姓“不要信天命,要信革命!”

  王挺说,这口“红井”结束了当地百姓祖祖辈辈挑塘水的历史,也贮满一心为民的深情厚意,成为“让科学造福人民”的见证和精神传承载体。

  “从1921年诞生以来,中国始终高举民主和科学的旗帜,将科学普及作为传播真理、开启民智的精神武器和发展生产、支持革命的物质力量,为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提供了有力支撑。”王挺说。

  他还列举一组数字:新中国成立时,我国文盲率高达80%,到了2020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10.56%。在波澜壮阔的100年里,“科学”为中国的发展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位于中国科技馆大厅的“百年科普展”现场,一幅小孩撒尿的图例引起来访者关注,生动地演示了子弹出膛后的科学原理。“这幅图就产生于抗战年代,用来为战士们普及子弹飞行的抛物线原理,以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王挺说。

  据他介绍,“百年科普展”展示了从土地革命时期苏维埃政府翻印的《工农学校读本》,到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文化部就设立“科学普及局”,又到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唤“科学的春天”,再到如今我国拥有世界上第一部《科普法》,建成现代化科技馆体系,全民科学素质指标超过10%的科普发展过程。

  20世纪60年代,华罗庚教授把数学创造性地应用于国民经济领域,提出推广以改进生产工艺和提高质量为内容的“优选法”和以处理生产组织与管理问题为内容的“统筹法”,掀起了科学实验与实践的群众性活动,取得很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这就是科学家在国家的建设发展中,把所学回报社会,把科学交给人民。”王挺说。

  他告诉记者,如今,我国正在掀起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如果国民都能高度使用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的技术成果和理念,我国的发展就插上了信息化的翅膀,就会有更强大的、向上的动力。

  他以浙江省正在开展的数字化改革为例,当地把数字化、一体化、现代化贯穿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全过程各方面,实现了全省域整体智治、高效协同,用数字化改革引领现代化先行。“这跟当年华罗庚教授‘双法’推广有异曲同工之处。”王挺说。

  在2016年召开的“科技三会”上,习总书记强调:“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王挺认为,这一重要论述深刻诠释了科普与科研二者之间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也为科普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推动科普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

  “3.27%,6.20%,8.47%,10.56%……这组数字反映的是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从2010年到2020年的变化。显著提升的公民科学素质,也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发挥了重要作用。”王挺说。

  2021年6月,我国公布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21-2035年)》,其中提到,2025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要超过15%,2035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25%。

  “在网络时代,知识的获取已经非常容易,而科学精神的弘扬是我们需要补足的短板。”在王挺看来,新时代的科普内涵和外延,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普及,更需要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还要提高人们应用科学去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还强调,科普要从娃娃抓起。“不仅要从幼儿园抓起,还要从家庭抓起,家庭是第一课堂,父母们要有科学教育的意识,给孩子上好科学的第一课。”王挺说,“要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知道科学,心中有‘科学’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