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成被执行人天津金城银行15亿股股权将易主去年净利润骤降超70

发布日期:2021-09-20 07:02   来源:未知   

  原标题:股东成被执行人,天津金城银行1.5亿股股权将易主,去年净利润骤降超70%

  记者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获悉,天津金城银行一笔6000万股的股权正在进行拍卖。资料显示,上述股权的所有方为天津开发区泛亚太有限公司,该公司持有金城银行1.5亿股股权,占总股本5%,为该行第八大股东,正在拍卖的6000万股股权占金城银行总股本的2%。

  此外,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泛亚太公司另持有的金城银行3%股权即9000万股股份也在挂牌变卖中。

  据了解,泛亚太公司资产被法院强制处置是因涉及合同纠纷案,败诉后泛亚太公司作为被执行人,其持有的金城银行5%股权被冻结。这意味着若拍卖/变卖成功,金城银行的股权结构将发生变动。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民营银行股权被强制拍卖的案例不断,其中不少遭遇了低价出售但仍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行业人士指出,民营企业入股民营银行需要自有资金。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民营企业本身资金比较紧张,因此态度相对谨慎。此外,这也和民营银行经营发展情况参差不齐有关。拍卖公告中披露的金城银行近三年业绩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金城银行的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出现“缩表”,分别减少16.74%、21.57%、74.71%。业绩情况并不乐观。

  股东所持股权被拍卖/变卖对公司的影响几何?就此记者联系了金城银行方面。截至出稿,金城银行方面未做回应。

  官网资料显示,天津金城银行成立于2015年4月27日,注册资本30亿元,由天津本土民营企业天津华北集团有限公司和麦购(天津)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其他14家民营机构共同筹建。天津金城银行是天津自贸区内注册设立的唯一一家民营法人银行,也是全国首批5家试点民营银行之一。

  记者注意到,成立以来,金城银行股权方面变动消息不断。2018年7月,天津金城银行的1500万股股份就在阿里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处置单位为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该笔股权由华天汇金国际贸易(天津)有限公司持有,这也是该公司在金城银行的全部持股。最终,天津四季丰农产品初加工有限公司以起拍价1237万元竞得该笔股权。

  2020年6月,三六零发布公告称,拟按照1.429元/股交易价格,受让金城银行5名原发起股东合计持有的90000万股股份,交易金额合计为12.81亿元。2020年9月25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金城银行5名原发起股东完成合计90000万股股份的转让交割工作。此次股权变更后,三六零直接持有该行3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近日,金城银行的股权再生变。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公告消息显示,泛亚太公司持有的天津金城银行2%的股权,即6000万股正在该平台进行首次拍卖。该笔股股权评估价为9600万元,起拍价为6720万元,相当于7折出售。拍卖时间为2021年9月14日10时至9月17日10时止,竞价周期3天。截至2021年9月16日18时,该标的获得1160人围观,但仍无人报名出价。

  值得注意的是,泛亚太公司另持有的金城银行3%股权即9000万股股份也在公拍网司法拍卖平台挂牌变卖中。公告信息显示,这笔股权的评估价为1.359亿元,变卖价格为7610.4万元,相当于打了5.6折。据悉,这笔股权曾被两度司法拍卖,但均无人问津导致流标。目前法院对其进行变卖,预计结束时间为2021年10月25日。

  天津金城银行2020年年报显示,泛亚太公司持有该行1.5亿股股权,持股比例5%,为该行第八大股东。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的所持股权已全部被冻结。这意味着若上述拍卖/变卖成功,金城银行的股权结构将发生变动。

  除金城银行外,民营银行类似股权变动情况近年频现。有的和金城银行类似,属于被法院强制拍卖,如2020年4月,康得新持有的江苏苏宁银行2.24%被司法拍卖,评估价1.3615亿元,起拍价约9530.4万元,相当于打了7折。在经过两轮出价后,最终长兴县耀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9560.408万元拍得这部分股权。记者梳理发现,微众银行、锡商银行、新网银行股权也都曾在阿里拍卖网司拍平台上挂牌。

  也有部分银行属于股东主动对外转让股权。如与金城银行同在首批5家民营银行之列的华瑞银行。今年4月26日,美邦服饰宣布拟将持有的上海华瑞银行10.10%的股份,以每股1.4元的转让价格将所持华瑞银行10.10%股份出售给上海凯泉泵业(集团)有限公司。凯泉泵业以现金支付对价。美邦服饰持有上海华瑞银行15%的股份,为该行的第二大股东。据透露,其持有的华瑞银行剩余4.9%股份,也有意继续出售。

  梳理上述案例可以发现,民营银行股东所持股权发生变更多是由于自身流动性等问题。最常见的就是股东无法偿还债务,进入到司法处置阶段而被动进行公开拍卖或变卖。

  例如,企查查信息显示,天津金城银行第八大股东泛亚太公司分别于2020年7月28日以及2021年6月2日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共计达1.28亿元。今年9月13日,泛亚太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对该公司及公司法人下发限制消费令。

  对于拟“清仓”出售所持华瑞银行股权的原因,美邦服饰在对《重组问询函》的回复中表示,基于公司战略调整,公司拟集中资源与财力做大做强主营业务,加大力度进行开源节流,盘活公司资产,加快业务升级的战略落地。因此公司计划减少与公司主营业务关联性较低的银行资产,更快推动业务转型。财报数据显示,近三年,美邦服饰主业盈利能力持续下滑。而康得新作为苏宁银行的发起股东之一,按照成立之初的约定,发起股东5年内不能转让其所持股权,但彼时债务缠身的康得新已面临退市风险不得不“违约”。

  但从拍卖来说,目前不少中小银行的股权遭遇多次拍卖无果的尴尬局面。对此,行业分析人士直言,目前已开业的民营银行发展参差不齐,业绩分化也在拉大,除几家互联网银行之外,其他民营银行的经营绩效一般。“在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不少民营企业出现经营困难。若股东对其未来发展没有信心,继续持有股权的愿意也会下降。”上述人士认为,流拍也显示出投资者对这些银行股权价值的不认可,若业绩没有明显起色,未来这一状况或将延续。

  财报数据显示,天津金城银行开业第二年就顺利实现了盈利,但近年业绩表现波动较大,掉队迹象明显。截至2018年底,该行实现营收约为5.66亿元,净利润约1.52亿元,相比2017年分别回落6.39%、0.25%。

  金城银行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37亿元,实现净利润1.76亿元。短暂反弹之后,2020年金城银行主动收缩业务规模,多项业绩指标出现缩水。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该行的资产总额为256.44亿元,较年初减少50.56亿元,减幅为16%。负债总额为221.22亿元,较年初减少51亿元,减幅为19%。

  利息净收入是金城银行收入的主要来源。2020年,天津金城银行各项贷款总额从上年的147.59亿元降至143.38亿元,利息净收入从上年的6.86亿元降至4.82亿元,同比下滑29.74%。2020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5.78亿元,同比减少21.57%。净利润缩水至0.43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超过7成。

  联合资信在评级报告中指出,近年来,随着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天津金城银行资产减值准备计提规模加大,对净利润形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数据显示,2020年金城银行贷款减值准备金额3.54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38.79%。

  资产质量指标方面,金城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的0.43%上升至2019年的1.12%,拨备覆盖率则从2017年的760.79%下降至2019年的152.37%。截至2019年末,金城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从上年的0.59亿元大幅上升至1.65亿元。该行2020年年报中并未披露不良数据,金城银行2021年同业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进一步升至1.98%。

  对于业绩的下滑,金城银行方面人士曾向记者表示,“有为战略转型做准备的因素影响。”据披露,2021年是该行全面转型、打造数字科技特色普惠银行的开局之年。该行将依托股东在科技领域优势,加快实现向互联网银行模式转型。360数科在近日发布的2021年Q2财报中表示,与天津金城银行的战略合作进展顺利,在贷款方面,金城银行已成为360数科最大的机构合作伙伴。但对于金城银行的展业情况、经营情况未作更多披露。股权经历多次变动后,金城银行未来转型发展情况如何,记者将继续关注。